简笔画

当前位置:可可 > 小故事 > 正文

绝代名妓李香君的悲剧爱情故事

发布时间:2017-04-05 11:14编辑:文字来源:可可

绝代名妓李香君的悲剧爱情故事,关于秦淮八艳之一李香君的故事在线阅读,李香君又名李香,是秦淮八艳之一,歌喉圆润丝竹琵琶、音律诗词亦无一不通,因清初戏剧家孔尚任名著《桃花扇》而闻名于世。

《桃花扇》是清初著名戏剧家孔尚任的名著,是清代成就最高的一部戏剧,孔尚任是孔子的第六十四代孙子,他写作《桃花扇》前後花了十多年时间,三易其稿,最终于1699年问世。《桃花扇》一出,轰动京城,人人争相抄阅,一时洛阳纸贵。李香君因此闻名于世,她的爱情悲剧故事也广为流传,成为家喻户晓的我国古代罕有的光辉妇女形象。

《桃花扇》写的是李香君和侯方域的悲剧爱情故事。孔尚任在这部《桃花扇》裏,用了许多春秋笔法,“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孔尚任也因此被康熙罢了官。

李香君,又名李香,有说其父原是明末“忠臣武将”,后被奸臣陷害。自幼被当时的秦淮名妓李贞丽收为养女,13岁从吴人周如松学习歌舞,尽得其音节。能演唱“临川四梦”传奇,她歌喉珠圆玉润,但不轻易与人歌唱;丝竹琵琶、音律诗词亦无一不通。李香君身材小巧玲珑,肤理玉色,慧俊婉转,时人誉之“香扇坠”,声名盛于南曲,四方之士争一识其面为荣。

侯方域,字朝宗,河南商邱人,祖父侯执蒲是明朝的太常卿,父亲侯恂做过户部尚书,都是刚直不阿的忠臣。侯方域自幼随家乡名士倪元路学习诗书,敏慧多才,长进极快,十五岁即应童子试中第一名。侯方域与方以智、陈贞慧、冒辟疆合称明复社四公子,又与魏禧、汪琬合称清初文章三大家,确实才华横溢。这几位公子整日聚在秦淮楼馆,说诗论词,狎妓玩乐,颠痴狂笑。

崇祯十六年,二十二岁的侯方域前来南京参加礼都会试。自恃才学俊秀,年少气盛的侯方域并不把应试当成一回事儿,来到灯红酒绿、流彩溢香的六朝金粉之地,不免要涉足一番风月场所。这天,经友人杨龙友的介绍,他慕名来到媚香楼,一睹“香扇坠”李香君的风采,那时李香君才十六岁。一走入李香君的房间,候方域就被正面墙上挂着的一幅大型横幅吸引住了,这是一幅“寒江晓泛图”,寒雪弥漫的清江之上,一叶孤舟荡于江心,天苍苍,水茫茫,人寥寥,好一种悠远淡泊的意境,画上还题有一首诗:

瑟瑟西风净远天,江山如画镜中悬。

不知何处涸波叟,日出呼儿泛钓船。

画上没有落款,料非出自名家之手,侯方域问道:“此画是何人大作?”李香君略带羞涩地说:“是小女子涂鸦之作,不足为道。”“是你所作?”侯方域简直不敢相信,如此有神韵的诗画,竟是出自这么一个姣小稚嫩的青楼女子所作,不禁刮目相看。两人越谈越投机,彼此直引以为知已。临走前,侯方域索要纸笔,作诗一首,送给李香君作为初次相见的礼物,诗云:

绰约小天仙,生来十六年。玉山半峰雪,瑶池一枝莲。

晚院香留客,春宵月伴眠。临行娇无语,阿母在旁边。
绝代名妓李香君的悲剧爱情故事

一种欣赏倾慕的情怀已在诗中表露出来,一个是风流倜傥的翩翩少年,一个是娇柔多情、蕙质兰心的青楼玉女,接连几次交往之后,便双双坠入了爱河之中,缠绵难分。

按当时的风尚,如果哪位客人中情于一个妓女,只要出资举办一个隆重的仪式,再给妓院一笔重金,这个妓女就可以专门为这一位客人服务了,这套手续称为“梳拢”。象李香君这样一位名妓,梳拢必须邀请大批有头有脸的风流雅士,还要付一笔丰厚的礼金给鸨母,才不至于失面子。侯方域有心想梳拢李香君,只是他这次是出来赶考的,没带太多的银子,却是有心无力。

正在他犯难之时,友人杨龙友雪中送炭,给了他大力的资助。当时他一心急着办事,并没仔细考虑杨龙友为何送钱给他,只说日后一定还他。有了资本,梳拢仪式很顺利地办了下来,当夜侯方域将一柄上等的镂花象牙骨白绢面宫扇送给了李香君作定情之物,扇上系着侯家祖传的琥珀扇坠。还题了一首诗:

夹道朱楼一径斜,王孙初御富平车。

春溪尽是莘夷树,不及东风桃李花

李香君深察侯郎的真心挚意,从此便留他住在了媚香楼中。

一日,侯方域偶然想起杨龙友家中并不富裕,哪里来得那一笔重金资助自己呢?他与李香君说起此事,香君也觉得事出蹊跷,便让侯方域会问个明白。经过一番追问,终于弄清了原由,原来那笔钱并不是杨龙友拿出来的,而是阮大钺通过杨龙友赠送给侯方域的一个人情。

阮大钺是何等人也?为何要送钱给侯方域呢?

阮大钺是明神宗万历四十四年的进土,多年在朝中为官,本来也是明末很有名气的戏曲家和文学家,但是却为宦官魏忠贤服务,与魏忠贤狼狈为奸,后又追随伪明政权。此人阴险诡诈,不是什么好东西。

明思宗崇祯元年诛杀了魏忠贤,阮大钺作为逆贼同僚被朝廷削籍免官,退到南京闲居。失位的阮大钺并不甘心就此埋没,他在南京广交江湖人士,暗中谋划,准备伺机东山再起。江南义士陈贞慧、吴应箕等人察觉了阮大钺的不轨之心,作了“留都防乱揭”对他的阴谋进行了揭露;阮大钺既恼怒又害怕,无奈此时手中无权,拿他们没有办法,只好闭门谢客,深居简出,只与马士英暗中往来。他知道侯方域与陈贞慧、吴应箕等人是莫逆之交,得知侯方域在南京城正缺钱用,便设法让杨龙友把钱送给了侯方域,为防止他拒绝,还让杨龙友暂瞒实情。目的无非是想通过拉拢侯方域而缓和与陈贞慧等人的关系,使他们不与自己作对,自己则好为所欲为。

侯方域本来厌恶阮大钺的人品和奸行,但经杨龙友一番说情,竟然答应去向陈贞慧、吴就箕分说。这边李香君一听大怒曰:“郎君是何意思?阮大铖趋赴权奸,廉耻丧尽,妇人女子无不唾骂,官人之意,不过因他助俺妆奁,便要徇私废公,这几件钗钏、衣裙,却放不到我香君眼里!”说完,遂将头上珠翠拔下,衣衫脱去,尽情丢在地下,向卧房而去。这一下骂醒了侯方域,最终把那些银钱衣饰又经杨龙友之手退给了阮大钺,阮大钺大感脸面丢尽,咬牙切齿地道:看老夫将来有朝一日一定要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可可简笔画是由简笔绘画爱好者玉龙先生(网络用名:玉龙铠甲)创办的一家免费简笔画教程网站.如有联系请致信:yulong#jianbihua.cc
Copyright © 2012-2017 可可.简笔画 版权所有 禁止盗版 |

工信部ICP备案号 黔ICP备14005623号-5